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艺术大师 > 清代画家张纯修简介及山水画《京口三山图卷》

清代画家张纯修简介及山水画《京口三山图卷》

张纯修,清代画家,字子敏,号见阳,又号敬斋,祖籍河北丰润,出生奉天辽阳,隶满洲正白旗,为内务府包衣。后以进士第授江华县令,官至庐州知府。曾与纳兰性德交往,结为异姓兄弟。纳兰性德去世后,张纯修为其辑刻《饮水诗词集》并作序,称其“所以为诗词者,依然容若自言,‘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而已”。笔者曾撰文论述二人的友谊,是“互不以贵游相待”,而“以诗词唱酬、书画鉴赏相交契”。近年在北京丰台太子峪发现的《清诰授中宪大夫江南庐州府知府加五级见阳张公墓志铭》中有一段碑文证实我的论述。铭文称:“君以佳公子束发嗜学,博览坟典。为诗卓荦有奇,旁及书法绘事,往往追踪古人。与长白成公容若称布衣交,相与切剀风雅,驰骋翰墨之场,其视簪祓之荣泊如也。”

张纯修工书法,善治印,尤其是临摹古画,能达到形神逼肖的地步。曹寅《楝亭集》中有《题张见阳临米元晖〈五洲烟雨图〉》,以“欲斗虎儿抗鼎力,秖应墨法识真源”诗句激赏之。当代书画鉴赏大师启功先生在《张见阳画云山袖卷跋》中亦赞其临米家山,“胸襟蕴蓄,不减敷文,发于笔墨,故能沉着痛快”。他临摹赵文敏的《竹木幽禽轴》,曾为大收藏家陆心源、端方等人的珍视。又据朱一新《京师坊巷志稿》著录,明代画家沈周曾为吏部尚书吴宽(匏庵)绘《玉延亭图》,一时高贤才士争相题跋,诗赋珠联,名著久矣。此图流传到清,仅剩诸公手迹,惟独沈周散佚不可复得。张见阳获致后,因忆前人(竹庄)笔墨,亭古佳致,颇似“玉延”,故临仿装潢,补画《玉延亭图》,以存当年遗意。2005年,此图与原图题跋一起流入到艺术品拍卖市场,以人民币五十万八千八百元成交。张见阳于临摹之外,也有自己的创作。他曾为曹寅绘《楝亭夜话图》,为纳兰容若绘《风兰图》,还与严绳孙、禹之鼎合作过《京口三山图》。《图绘宝鉴续纂》的编者评价张见阳绘山水有北苑(董源)、南宫(米芾)之沉郁,兼云林(倪瓒)之逸致。他之所以能融合众人所长,原因在于他富收藏,精鉴赏,勤临摹,故出笔即有古意。

张纯修的书画收藏多为精品,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元画家黄公望绘的《丹崖玉树图》、上海博物馆藏的明沈周绘的《西山纪游图 卷 》等以均钤有“张见阳”、“子安珍藏印”、“见阳图书”诸印。近年来,在流入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古代绘画中,时见有张见阳收藏过的作品。如人民币二千二百万成交的明代周之冕《百花图》长卷,卷前钤有“古燕张纯修见阳图书”、“见阳子”印,卷后有“纯修珍藏之印”。以人民币一百六十五万元成交的明代沈周《溪山清远图》,钤有“子安珍藏记”。估价在人民币五十万到六十万之间的明沈士充《九峰三泖图手卷》,卷后有张纯修诗跋,又有“子安珍藏印”、“见阳子珍藏记”、“见阳图书”等印。

自张纯修结识纳兰性德以后,他将一部分藏品转赠给纳兰性德。笔者辑编的《纳兰性德书画收藏录》中宋人,所列宋人李公麟绘的《二马图》、元人王振鹏绘的《龙舟竞渡图》、明人王绂绘的《竹枝图》均钤有张氏藏印。足见二人志趣相投,爱好相从,品性相尚。


清 严绳孙、张纯修、禹之鼎 京口三山图卷 纸本,墨笔,纵26.5cm,三段画卷分别横96.2cm、80cm、88.5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件作品无年款。首段为严绳孙所绘,钤“绳孙”朱方印、“藕渔”白方印。中段为张纯修所绘,钤“见阳”白方印。末段左下角钤“禹之鼎”白文印、“慎斋”朱文印,因此断定此段为禹之鼎所绘。因画幅上有张纯修的收藏印“见阳子珍藏记”、“见阳书画”、“神品”,尾纸有严绳孙题跋:“壬申夏五月似见阳老祖台长兄览正”,推断此图画完后归张纯修收藏。图当绘于壬申年(清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或之前,禹之鼎时年46岁。

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春,禹之鼎因厌倦官场应酬,身心疲惫,正值当时刑部尚书徐乾学解职回籍,受其之邀,一同南下,游历江南,僦居太湖的洞庭东山,直到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才北归京都。这一段时间是他创作较为自由的时间,作品也传达出较为闲适、真挚的情感。

此图卷共为三段,分别为严绳孙、张纯修、禹之鼎所作。金山、焦山、北固山世称京口三山,位于镇江。画面以同一视角描绘金山与焦山对峙江中的情景,均为墨笔写意,虽风格各异,但都意在表现江南水乡湿润清秀的特质。严绳孙所绘写意重于写真,墨色干湿浓淡层次分明,清隽雅逸。张纯修所绘则突出江南多雨迷濛的特点,用笔湿润,具有烟岚之气。禹之鼎所绘最为写真,刻画细腻生动,用笔淡雅秀润。图中金山寺寺宇楼台层层相接,一塔拔地而起直指云天,“塔拔山高”,无论近观远眺,总见寺而不见山,有“寺里山”之说。江边,帆影绰绰,人影剪剪。

北宋画家张先简介及绘画作品《十咏图》
常进简介及山水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