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艺术大师 > 大师:原研哉“无印良品”背后的设计师

大师:原研哉“无印良品”背后的设计师

原研哉,日本中生代国际级平面设计大师、日本设计中心的代表、武藏野美术大学教授,无印良品(MUJI)艺术总监,著有《设计中的设计》一书。

设计到底是什么?作为一名从业二十余年并且具有世界影响的设计师,原研哉对自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了给出自己的答案,他走了那么长的路,做了那么多的探索。“RE-DESIGN——二十一世纪的日常用品再设计”展真是一个有趣的展览,它不仅仅是有趣,更多的是为我们揭示了“日常生活”所具有的无限可能性。若我们能以满怀新鲜的眼神去观照日常,“设计”的意义定会超越技术的层面,为我们的生活观和人生观注入力量。

原研哉的设计既感性又理性。他的设计不是纯粹的平面设计,而是以建筑设计为出发点来思考设计。虽然他做的是平面设计,但在他的理念中,即使是“平面”,也是立体建筑物的一个部分,所以具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

他进入平面设计领域其实是一个偶然。在他刚从事这个行业时,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设计师。因为在他看来,仅仅是依靠设计的才能谋生并不是成为一个设计师的充分理由,一个真正的设计师,应该能够丰富设计这一概念。“设计师的工作,并不只是设计实践。在当前环境中,为设计找到一个合适的场所,并对设计领域重新配置,对于设计师来说,也许是更为重要的工作。”在《设计中的设计》的最后一章中,原研哉认真阐述了“设计领域的再配置”这一问题。显然,他对设计的思考已经远远超出了技术层面,而是围绕信息传达这一设计的本质功能,以充满自省的精神在深化和反思自己的设计意识。

在原研哉看来,设计不是一种技能,而是捕捉事物本质的感觉能力和洞察能力。所以,设计师要时刻保持对社会的敏感度。

在设计实践中,原研哉试图建立一种信息建筑的思维方式,让平面设计不仅能作用于人的视觉,而且能够触动人的所有感官。作为日本著名品牌“无印良品”的设计委员,原研哉以“无中生有”的理念为圭臬,凸现了“无”的力量。同时,作为一名非常具有社会责任感的设计师,他也把引导消费欲望作为自己的任务之一,并对其进行了深入的思考。

原研哉的设计领域广泛于长野冬季奥运开、闭幕式节的节目纪念册和2005年爱知县万国博览会的文宣设计中,展现了深植日本文化的设计理念;在银座松屋百货更新设计中,横跨空间到平面实践整体设计的方向;为公立刈田综合病院和梅田病院所设计的标识导向系统。他给每个门口的指示牌套上了一个可换洗的白色的棉制的外套,让原本有着僵硬棱角的指示牌开始变得有生气,有人情味。人们对这家医院的好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提升了。

原研哉说:我是一个设计师,可是设计师不代表是一个很会设计的人,而是一个抱持设计概念来过生活的人、活下去的人。就似是一个园子里收拾整理的园丁一样, 我每天都在设计园子里做设计的果实,所以不论是设计一件好的产品、整理设计的概念、思考设计的本质或以写作去传播设计理论,都是一个设计师必须要做的工作。

在强调团队的使命及共性的时候,团队个体的使命及思考应该得到充分的尊重和鼓励。做设计不应该只看短期反应,而着眼于长远的教育性理想:若每一个设计师都有这一种追求,市场的品味、对设计的感受性就会不断地提升,社会了解设计意义的所在,设计师才会有更大的发挥。这是一个相互影响的良性循环。世界化的设计,在原研哉心目中,是不存在的、是不合逻辑的:“日本的设计就永远是日本的设计。就以MUJI为例,永远都不会由一个日本品牌变成世界品牌。 总共6000多个项目的MUJI,都是由当地拥有共通语言的设计师,以当地人的生活模式及习惯为基础而完成的设计。作为一个有悠久设计历史的国家,我们并不热衷于成为全球化的一分子,过分单纯化的普及是我们必须努力避免的。

他以一双无视外部世界飞速发展变化的眼睛面对“日常生活”,以谦虚但同时尖锐的目光寻找其设计被需要的所在,并将自己精确地安置在他的意图能够被赋予生命的地方。当我们的日常生活正在越来越陷入自身窠臼之时,他敏锐地感知到了设计的征候和迹象,并且自觉自主地挑战其中的未知领域。他的设计作品显现出来的不落陈规的清新,在于他找到了设计被需求的空间并在其中进行设计。在这样的态度下,他拓展了设计的视野和范畴,在他所经历之处,崭新的地平线不停地被发现和拓展。

无印良品(MUJI)是一个日本杂货品牌,在日文中意为无品牌标志的好产品。产品类别以日常用品为主。产品注重纯朴、简洁、环保、以人为本等理念,在包装产品设计上皆无品牌标志。产品类别从铅笔、笔记本、食品到厨房的基本用具都有。最近也开始进入房屋建筑、花店、咖啡店等产业类别。

虽然极力淡化品牌意识,但它遵循统一设计理念所生产出来的产品无不诠释着“无印良品”的品牌形象,它所倡导的自然、简约、质朴的生活方式也大受品位人士推崇。

无印良品的最大特点之一是极简。它的产品拿掉了商标,省去了不必要的设计,去除了一切不必要的加工和颜色,简单到只剩下素材和功能本身。除了店面招牌和纸袋上的标识之外,在所有无印良品商品上,顾客很难找到其品牌标记。在无印良品专卖店里,除了红色的“MUJI”方框,顾客几乎看不到任何鲜艳的颜色,大多数产品的主色调都是白色、米色、蓝色或黑色。在商品开发中,无印良品对设计、原材料、价格都制定了严格的规定。无论当年的流行色多么受欢迎,也决不超出设计原则去开发商品。

同时,据说在“无印良品”背后的设计师原研哉等人,也像它的低调商品一样,从来不出来做宣传。

原研哉说:“从视觉上面看我们的产品怎么样,我们这个产品是我们的经营层和我们设计团队共同设计出来的,我们的品牌是非常独特的。 

当时日本处于泡沫经济时期,当时产品都是给人一种很奢华的感觉,但是我们从完全对立的角度推出了这样简单的产品。我们当时的出发点也就是我们的一个理念、概念,就是用这种简约来取胜。我们当时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是今后会不会一直在这条路上获胜?我们当时有一个担心,我在我的脑子里有一个词就是无印让它走向世界。我当时接替这个设计工作的时候,已经从40种类产品增加到5000种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不仅仅是价廉,它是有理由的。我们来看一下是否能够对世界的未来有所帮助,你的产品是不是有这样的功能?你才能长久生存下去,现在世界面临着环保问题,包括再循环、再利用,原材料采购的问题等等,如果人类不能像以前一样,拼命地去往前冲,我们需要去考虑一些技巧,怎么样来去获得发展、成功。

我们这种思路并不是仅限在日本国内,而且我们要把它置于世界,置于全球当中,让它去接受国际的洗礼。如果我们不是从日本产品,而从中国,那这个产品会怎么样?或者说是德国的设计师,他设计出来这种无印良品他会怎么样?如果是意大利生产的话,他们会产生什么样的产品?如果是这样来考虑思维的话,会有很多创意产品出来。

所以我就在这种思路之下和很多国际上的设计大师进行过交流,比如说在椅子设计上比较有长处的国家,让他做是最好的。比如说意大利有位设计师,他曾经设计出过30多万只椅子,那么他的设计理念就应该是最好的。我们的无印良品不是无设计,而是看到了地球的未来发展方向而设计出来的。

我们并不是过穷日子,而是考虑到将来世界上可能会需要这样的产品,之后我们来设计,我想给大家看一下,我们在米兰开的一个展览会,这是一个家具的展览会,全球设计师都聚集一堂,我们也参展了,非常独特的展览会比如说电冰箱,还有手纸、卫生纸排在一列去展示,非常独特,给大家一个非常震惊的场面。在意大利来发布这些产品的话,你必须有一种设计的优势,我们的产品就是说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是实际上他是有很多独特的东西在里面。同时参与到我们这个产品的设计团队的设计师队伍也越来越壮大了。”同时,原研哉为无印良品设计了系列的海报,如同它的极简风一样,你能从中感受到它“无品牌”式的品牌形象。

设计如其人—专访台湾平面设计师王志弘
北京原研哉讲座实录:虚空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