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艺术大师 > 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

日本建筑大师: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

 

安藤忠雄简介:

1941年 生于日本大阪

1962-1969年 自学建筑,并在美国、欧洲和非洲游学

1969年 在大阪建立安藤忠雄建筑家协会

1979年 获日本建筑院的年度大奖

1986年 获日本教育部的年度奖

1987年 任耶鲁大学访问教授

1988年 任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教授

1989年 获法国建筑学院颁发的建筑金奖

1990年 任哈沸大学访问教授

1991年 成为美国建筑家学会荣誉会员

1992年 获丹麦卡尔斯堡建筑奖

1993年 获日本艺术学院颁发的奖励,成为英国皇家建筑学学会的荣誉会员

1994年 获日本艺术大奖

1995年 获第七届世界设计大奖

1997年 任东京大学教授

安藤忠雄获1995年桂冠奖提名,生活工作在日本大阪的安藤忠雄,在53岁时获得了第18届普雷兹克建筑桂冠提名:赫雅基金主席杰·a·普雷兹克在宣布这一事实时,引用评奖团的描述说:“安藤的建筑是空间和形工艺的组合……即适用又富有灵感,……纵观其建筑生涯根本不能预测其未来。”

安藤是获得业内最高荣誉奖的第三位日本建筑大师,奖金是10万美元,正式的频奖将于5月22日在法国凡尔赛克举行。普雷兹克宣布评审团结果时说:“安藤意识中的建筑总是一种可居住的地方而不是一片风景里的抽象设计。因此其同行们和评论家们将其称为建筑师的同时,更多地称他为建筑工就不足为奇了。这也突出了一点,即他非常看重完成他设计的建筑工艺——他要求制作和浇注混凝土结构模具是绝对精确。这样才能为他的建筑作出平整,整洁完美的构件。”

安藤忠雄是位难得的建筑师,他集艺术和智慧的天赋于一身,他所建的房屋无论大小,都是那么实用,有灵性,他有超强的洞察力,超脱了当今最盛行的运动学派或风格。他的建筑是形式与将要生活那里的人们的综合统一。

在大多数建筑师位正开始着手于最正统的作品时,安藤已经完成了一件杰出作品的主体部分,尤其是在他本土日本,这也正是他与众不同的一点。有了光滑如丝的混凝土,安藤创造的空间都是那么富有表现力,而他使用的墙体都是那么富有表现力,而他使用的墙体正是他所称的建筑最基本的元件。长期以来,尽管他使用的材料和构件都是柱、墙、拱等,但这些元件一经过他不同的组合,又总是充满了活力与动态感。他的设计概念和材料结合了国际现代主义和日本传统审美意识,由于他注重并理解建筑工艺技术的重要性,使赢得了建筑师和施工员的美称。

他成功地完成了强加给自己的使命,即恢复房屋与自然的统一,通过最基本的几何形式,他用不断变幻的光图成功地营造了个人的微观世界。除了获得一些抽象的设计概念,他的建筑更多是充分反映一种“安逸之居”的意念。

安藤的建筑是空间和形式在艺术上的惊奇组合,透过他的建筑没有人可预测这个时刻将会到来,他不愿意受传统的来缚。创新是他的手段,个人世界观是他灵感的源泉。将普雷兹克建筑奖授书安藤忠雄,不仅因为他完成了某项作品,更是为了他将来的项目能够进一步丰富建筑艺术。

安藤所有的项目几乎都是用水泥作为主要建筑材料的,其实他当过一段时间的木工学徒,掌握了日本传统木结构手艺。事实上,他最出名的著作之一就是完全的木结构——92年在西班牙参览的日本亭榭。

安藤的大部份杰作都在日本,尤其集中在生他、养他的故乡大阪,他至今仍在那里生活,工作。除一些灵性的宗教建筑外,他还设计了许多博物馆,商业建筑包括写字楼、工厂、商场等,但是他的职业生涯是从居民建筑开始的。

安藤的第一项使命就是1977年在家乡大阪建一套小排房,在日本称为——屋。并于1979年获得了日本建筑研究院的一等奖。他还设计了许多著名的单身,多口家庭住宅,也设计过商业居住混合楼及综合套间楼等。

比尔·莱西——桂冠奖评审团国际组执行主席,援引评审团评论文章说:“安藤已经完成了一件杰出作品的主体部分,他有超强的洞察力完全超脱了当今最盛行的运动学派或风格,他的建筑是形式与将要生活在那里的人们的综合统一。”

莱西,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位建筑师,现在普切斯的纽约立大学任校长,进一步解释到:“安藤建筑哲学最关键的部分就是创造一种界限,在其中,他可激起一种人反省的空间,他所包装的空间,人们可以在阳光和阴影,空气和水中相互交融,而远离城市的喧嚣。

继1987年kenzotange第一次获得普雷兹克桂冠奖和1993年fumihiko maki第二次获该奖之后,安藤是第三位获得该大奖的日本人,他的入选标志着在20世纪的现代主义者建筑中,该国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而在此之前,几乎是美国和欧洲的主流。

作为一名自学成才的建筑师,安藤没有任何建筑学学位,甚至没有得到过任何建筑大师的培训指导,他的个人发展完全是靠他在量的阅读和多次到欧洲美国旅行学习其历史建筑。至今他还保留着旅行中的详细记录图,且仍然坚持这样做。

安藤最杰出的住宅工程之一就是rokko housing,该上区分两阶段完成,第一期工程有20套,每套都成梯形,但规模大小、布置各不相同,第二期50套,1993年完成,但是所有单元都有统一的外观和独特的内部结构。这些住宅群都是使用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从大阪湾俯瞰全景,整个小区就象镶嵌在60度的斜坡上一样,恰似一个游泳池和楼顶广场。安藤也因此获得了1983年的日本文化设计大奖。

安藤的另一个住宅工程是大阪的ishihara三层楼,该建筑也是采用混凝土墙结构,中心有一个大堂,四周是玻璃块模。还有一幢三层楼是horiuchi,该建筑有一块独立式的玻璃墙,挡在房屋和街道之间。

按照其惯有的教堂意念,安藤佳作不断,但他也在不断变化他的结构方式,新结构建筑包括光明教堂,基督教徒和圣水教堂,令人惊叹的佛教圣水寺。寺庙的入口是一个穿过莲花池的楼梯间,儿童游乐宫和墓林馆都是安藤运用楼梯和地下室间的典形代表作品。

1993年安藤获日本艺术学会奖,1992年第二次在丹麦荣获长尔斯堡建筑奖,1989年获法国建筑学院金奖,1985年获阿尔瓦阿尔多金牌,1986年获日本教育省奖,该奖专用于鼓励艺术界新秀,此外,安藤还是英国皇家建筑学会、英国建筑师协会和美国艺术文学研究院、研究学会的名誉会员。

1969 年,自学建筑出身的安藤忠雄创立了自己的建筑事务所。从那时开始,他对每位员工的要求近乎苛刻——未婚的员工都必须在离事务所骑自行车 5 分钟的路程之内,随时能进入创造的状态;员工们都穿着薄底的运动胶鞋,移动的时候快捷而悄无声息;员工们使用的基本工具都必须是自备的 ……

从手艺学徒出身的建筑大师安藤对自己的工具倾注着深刻的感情,对创造更是抱着虔诚的态度和宗教般的信念。这就是安藤经常提到的建筑的精神,即建筑家应该以振兴社会为己任 , 要有责任创造出能抚慰人心灵的空间。这种严肃理性的话语却不如安藤的某句感慨来得让人易解——那是在他参观了《粗之石》之后的感慨:“当去除了空间中一切装饰和外在的物体之后,我们在(修道院)其中只能感受到插入黑暗世界的外界光线和自己踏过石板地的声音。正是如此,胜过了任何奢侈的建筑上的表现,创造出内涵无穷的空间。我在此处体验的全部,早已超越了对空间本身的感动,他带给我的是一个崭新的发现,启示了建筑的真谛”。

安藤忠雄设计思想:

从安藤作品的某些细节入手,来考察那种弥漫于材料、思想、灵魂等各个层次的“建筑的真谛”。

不能不提到混凝土。安藤曾经这样告诉他的学生:尽管混凝土是 20 世纪最具有代表性的建筑材料,但其表现的可能性还没有被完全开发。也正是在实践中,安藤发现了混凝土的表面触感同日本建筑用纸和木建成的传统建筑的表面触感很相近。这种相近的触感促进了安藤在作品中大量而独具匠心地使用混凝土。用安藤的话来讲就是,只有通过用身体的直接触摸,才能从本质上感知建筑。因此,在安藤忠雄的建筑中,凡是能直接触及的建筑部位,都尽量使用具有生命感的自然素材,例如木、石、混凝土之类具有表面质感的素材。

安藤追求的是建筑的原型,那是一种可以在人的内心深处留下深刻记忆的空间体验。所有的材料、构件、元素、组合,都不过是这种体验的表现。木石如此,光和影如此,山和水亦如此。比如安藤对于水的思考,无论是静态的水还是动态的水,在安藤的眼里,都是建筑整体中鲜活的一部分。大阪府立狭山池博物馆和淡路岛梦舞台,就有着他对水的不同的理解。而对于水的热爱,却是因为最初在京都的的 time"s i 作品中,为了把基地周围的一条河流如何结合到设计中去而触发的。诸如此类,在不同的建筑中,对于相同的对象,安藤在进行不断的思考,并且不断地在创作中体现和检验这种思考。

安藤的建筑精神中最关键的部分始终离不开人和环境的关系。为了体现 “ 创造一个让儿童充满信心和希望的环境是每一个建筑师的责任 ” ,安藤在兵库县立儿童馆的作品中,便将建筑物和周围的青山绿水天衣无缝地结合起来。儿童行走游戏于建筑之间,充分享受着自然给他们带来的愉悦。而 淡路岛梦舞台,则通过建筑师的手,把由于人们开发而遭破坏的自然环境获得新生。这种立意和实践,和那些以破坏自然为前提的“开发”相比,高下立判。

人与环境的关系不仅仅指自然环境。文化环境、宗教环境亦在此列。以安藤的得意之作“光的教会”来说,作品中建筑与光极其悬殊的面积对比突出了教会神圣而令人敬畏的一面。耀眼的“光的十字架”是教堂的标志,但并不是设计者的最终指向。而把教父的讲坛设置在低于信徒的位置,表达人人平等的建筑思想才是安藤建筑的根本所在。当你看到“光的教会”,你会深深地感受到建筑师的内心世界,那是一片没有杂念,没有世俗私欲的净土。也许正因为此,罗马教皇颁发了 20 世纪最佳教堂奖的殊荣。

建筑的精神离不开充满本真的思考和实践,这是安藤所有的作品和言行留给我们的体会。还是以安藤自己的话来结束这篇文章吧! “ 建筑并不是一个人的作品,而是整个社会环境的一部分。如果建筑作品是美术馆之类的,那它的主角并不是建筑师,也不是建筑作品,而是在这个空间中将要展出的展品和前来参观的民众。如果建筑作品是住宅之类的,那么它的主角则是居住在其中的人们,它的目的是让人们能够很愉快、很安宁地居住在里面。 ”若要以这个要求来看反观今天中国的建筑界或是其他行业,不禁令人汗颜。 倘若真能如此,生活、创作的本质便不容易背离,浮躁、虚荣、喧嚣和争夺似乎也可远去。

关注设计帝国微信公众号

梁景红专访:色彩,你究竟知多少
忆苦禅大师:铁骨铮铮百炼成

热门推荐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