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行业资讯 > 设计师的“囚徒困境”

设计师的“囚徒困境”

业余国家地理.jpg
谢晓光
 

      谢晓光先生2004年加盟漫步者,现担任漫步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产品总设计师。他和他所带领的创作团队,以突破性的创新设计理念,使漫步者产品广受国内外业界和市场的好评。并屡次荣获德国iF(iF DesignAward)产品设计奖、德国红点设计奖(red dot product design)、美国CES设计与工程创新奖、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外观设计金奖、JIDPO(日本工业设计促进会)优秀设计奖、“创新盛典”最佳时尚设计奖的海内外设计大奖。
      谢晓光先生1962年生于北京,1990年开始从事设计创意工作至今。在加盟漫步者之前,还曾分别担任北京福音音响有限公司和北京晓光企划公司的设计总监等职。
 

       曾经有一位艺术设计专业的大学生问我,如果一个优秀的工业设计师必须在产品的外观和功能间选一的话,他该怎么做?
       这是个绝对尖锐的问题,在逻辑学上叫做“二难选择”,或者更形象地说,叫做“囚徒困境”——当一个囚徒被流放到寸草不生的荒岛上,要么留下来被饿死,要么逃出去被捉住以法律处死——让一个设计师在创作中放弃外观或功能中的任何一项,都跟叫他死差不多。
       事实上,从河姆渡的精美陶器到今天的火星探测器,人类历史上的每一种精妙设计,都包含着外观和功能间的某些平衡。在现代工业设计兴起后,这种平衡变得越发微妙。设计师在做设计时的那种“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状态,可以媲美奥运赛场中平衡木上的运动员。
       工业设计是科技与艺术的统一体,这是设计师“囚徒困境”的根源。但是设计到底靠的是什么呢?人们普遍认为设计是靠灵感,这话错了。
       设计是靠思想,说具体些,靠的是设计师对人性的认知感悟。我们提供给用户的关怀、产品功能和服务的周全是十分之七,另有三分的人性附加值要靠设计师的神来之笔。洞察人性之后设计出来的产品才能和需求产生共鸣,才能使消费者获得不期而至的感动。为什么一提起爱马仕、香奈儿,我们心中马上能被唤起某种特定的情绪?因为这些品牌对人性的关怀长期感动着人们,以至于形成了不可磨灭的情感烙印,心理学家管这叫“集体无意识”。一旦让用户爱你爱到无意识的程度,一个品牌的万古长青将会成为必然。
      设计还意味着改变。迄今为止,没有哪项人类的进步不是通过改变来体现的。工业设计是科技又是艺术,偏偏这二者的真谛都是改变创造价值。无论是新技术还是传统技术,它的实用效能总会在设计中探索翻新。设计师塑造产品艺术之美的手段——流畅的外形、丰富的材质、精彩的细节更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所以说,惧怕改变的企业必将失去未来。
未来也是由改变开始的。有人说未来是由电脑的改变开始,也有人说是从手机开始,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说,未来也许是由音响开始。当拉姆斯于1956年设计出他的“白雪公主之匣”唱机之时,他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开启了高保真音响设计的开端,而他所秉承的 “系统设计理论”后来广泛深入到家具乃至建筑设计中,成为以简约设计“清除社会组织的混乱”的时代思潮。
以我目前主持的漫步者设计工作来说,人性关怀、对变化的追求、对未来的期许都体现在产品的技术与艺术的平衡中。漫步者的高端产品定位于讲求个性、体现自我价值的中产阶级消费群体,为使产品达到为他们“量身定制”的准确效果并充分体现尊重的价值,我们对该阶层的消费心理、生活品味、价值观等方面都进行了深入的分析,总结出能为该消费群体创造价值的产品设计理念和原则。例如,在产品操控性方面,简单而不单调的趣味性操作就是最好的人性化。
    我们的产品正是要用“以人为本”的精神来展现由于技术的进步所带来的实用性的提升,并使客户通过产品的使用来感受科技的魅力,而非单纯以功能的堆砌来炫耀所谓的技术。毫不夸张地说,目前所有工业设计奖项都建立在以上理念的基础上。例如,漫步者有一款名为M500的产品,曾获得2010年美国CES设计与工程创新荣誉奖(CES Innovations 2010 Design and Engineering Award),CES评委对这个作品的评价是:在简单应用、优雅设计和毫不妥协的音质上为用户提供了卓越的听觉和视觉体验。就是说,在讲求精神享受为主的当代,产品的观赏性(外观)也是实用价值(功能)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已经是一个国际性共识。
    所以,最后我要回答开头提出的那个问题:一个真正优秀的设计师毕生的工作,就是永远不让自己置身于在功能与外观间二选一的“囚徒困境”中。
 

《白雪公主与猎人》将是一部三部曲
Yehidea精子壶第二代惊艳问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