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设计资讯 > 艺术大师 > 窦唯:画画是一种修行

窦唯:画画是一种修行

唯:我更奢望自己能够追求那些古时的圣人先贤,他们的生活可能非常平淡,他们的一切也不是那么的光辉灿烂,但是他们有一份从容和自在。

《自画像》

享受过程

窦唯是在1990年开始突然对画画特别感兴趣的。“他并不在乎画画的好坏,主要是喜欢画画的过程。因为他觉得那个过程会让自己特别的安静,整个人完全沉浸在画面里,完全在那张纸上,特别舒服。记得窦唯说过在1997年6月30日,他自己开着车去龙庆峡,把车停在龙庆峡旁边的古城村,坐在车子里,开始画这个村子。就是那天他突然觉得自己喜欢画画完全是喜欢画画的过程。”

边走边画

窦唯最喜欢的就是走到哪儿画到哪儿,“前几年夏天,窦唯去阳朔的时候,有一天下着小雨,是特别柔的那种小雨,他走在柏油马路上,旁边是农田,不远处的天空下映衬着山,他一时兴起,拿起画笔就在雨中开始作画了。”

画乐队画自己

窦唯还特别喜欢用画描绘自己乐队演出时的景象。从画面上看,一组摇滚乐队正在舞台上尽情挥洒激情,而台下的观众也投入欣赏。另外一幅自画像更是惹眼,蓝色是画的基调,画中的窦唯掩在两只话筒后面,低头正沉醉地低唱着。总的看来,窦唯的小画未必惹眼但很精妙。

 

摘自网络一段窦唯的采访

苗野:

你是我在车里采访的第一个人,为什么你坚持要在车里采访呢?

窦唯:

就是便于交谈。

苗野:

你平常爱去哪种地方?

窦唯:

酒吧、饭店、咖啡厅什么的很少去。这3年里大部分时间在北京后海的一个茶屋度过。就一个人在那儿呆着,什么也不做。

苗野:

我觉得挺奇怪的。

窦唯:

在别人眼里应该挺奇怪的。反正就是悠闲,休息呗,俗话说:最苦不过熬清静。可能是跟年龄有关系,有时候睡得也早,起得也早,但大多数时间是中午起床,下午开始做一些事。现在的生活跟前几年相比,比较清闲了一些,这种变化肯定是有的,每个人都有大大小小的变化。但我觉得这种清闲是上天赐予我的。

苗野:

做音乐的挣钱够养家糊口吗?

窦唯:

这要看你怎么去制定生活的标准。我的标准是很普通的,我有一辆富康车,除此之外和普通人就没什么两样了,我现在住的是我的妻子高原的房子,一室一厅,挺小的。现在我还真不太奢望有多么大的住宅面积,我总觉得从居住观念来讲,应该向日本人学习,他们虽然住得面积很小,但是他们的房间里都是井井有条,特别的温馨。虽然说国情不同,但是像这样的事情我们可以借鉴,以此调节欲望所导致的不平衡。

苗野:

你跟高原结婚好几年了,半年前女儿出生了。喜欢家庭生活吗?

窦唯:

我说不好喜不喜欢,但是我觉得是家庭对于一个人来说是一个基础,家和万事兴嘛。

苗野:

你会做家务吗?

窦唯:

会,会做饭,但是不常做,有时候应急的话,也能做几道家常菜。我这个人不挑食,爱吃的也都是最普通的炸酱面什么的。另外就是在家打扫卫生,那是我乐此不疲的事儿。我觉得人还是要从事劳动的,大的劳动,社会的劳动没有的话,就在家务活上去实施。

苗野

听说你原来跟高原总是吵架?

窦唯:

对,摩擦吧,各种原因都有,反正两个人在一起,都会有一些摩擦,就这么走过来了。

苗野:

你和前妻王菲还有联系吗?

窦唯:

有,两个家庭的互访吧。有时我和高原去香港看她和女儿,她和女儿也到北京来。

苗野:

会不会想女儿?

窦唯:

那是肯定的,我和王菲的离婚肯定对她是有影响的,不过没办法。每个人从出生就开始了自己的旅程,而每个人的旅程都有自己的路线。

苗野:

你对现在的生活状况,婚姻更满意一些吗?

窦唯:

我觉得更适合我。我和高原无论在性格上还是在价值观上,都比和王菲更接近。

苗野:

王菲似乎比较爱热闹,而你比较淡泊?

窦唯:

差不多,你这么说,我不反对。

苗野:

你跟王菲在这方面有一些冲突?

窦唯:

对,有不同。但她也不是一个功利的人,我也不好说,因为她毕竟有她的环境。我是想过一种很普通的生活,因为我是觉得无论是当歌手还是做音乐其实是很普通的事,是一种很普通的生活形式,没有必要把它弄得好像就高人一等似的,或者弄得特悬乎,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我对做音乐的理解是:我所从事的只不过是我有兴趣和擅长的事情。仅此而已,再简单不过。

苗野:

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窦唯:

对。我是这么想的,但别人就会说这个人如何如何低调,就好像这个人故意做出这种低调的样子,所以这就是一些宣传所导致的误会。

90年代,当窦唯是黑豹乐队的主唱的时候,他们的唱片光是盗版的就有几百万张。如果窦唯不是选择退出的话,只要他继续早就是千万富翁了。可他是那种听从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人,无论是从他对音乐的选择还是对妻子的选择,他都是没有违背自己。

苗野:

我喜欢听你许多年以前的那些歌。

窦唯:

听起来象是在讽刺我,让我特别紧张,因为我对以前唱的歌都不是百分百地认可,只能是喜欢某个个别的段落,当时在制作上也有差距和不足。

苗野:

你当时唱歌的目的不也是为了让很多人喜欢你吗?

窦唯:

现在事后说,以前我的潜意识当中可能会有这种希望,希望别人能够喜欢我。到后来就几乎没了。我现在做的音乐,器乐的成份更多一些,歌曲这种形式现在太乱了,而且大多都是一些蒙人骗人的东西。你说现在的晚辈们,那些孩子们,总是把歌曲等同于音乐,这是误导。电视节目里都这么报道,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打着音乐的旗号做一些跟音乐没关系的事。

苗野:

你一直都这么平静地对待名利吗?

窦唯:

我不是。我也有愤慨的时候,只不过退步一想,也就事不关己了。我尽量找一种顺乎天意的、合情合理的生活方式,能说得过去的就可以了。表面上看,别人得到了很多,但我觉得得到的未必是好事。

名利这种东西,我感觉可能更多地会给人造成负面的影响,追功名利可能就被会名利所控制,就像买大房子,表面上看,我们住得更舒服了,别人看起来也很羡慕,但我们全部生活的目的就变成了挣钱交月供,反倒被房子所控制了。它可能会使人发生变化,发生变化之后就会面临着前途的选择,有可能会误入歧途。我更奢望自己能够追求那些古时的圣人先贤,他们的生活可能非常平淡,他们的一切也不是那么的光辉灿烂,但是他们有一份从容和自在。

苗野:

可是名利让你有成就感。

窦唯:

不一定别人说你成功了,你就成功了,对自己应该有一个认识。反正我认为我有成就感,我做到了我想做到的事情,做了音乐。

谢青:我笔下的水墨花鸟画
中国现代绘画史一代宗师——孤鸿林风眠

热门推荐

我要评论